從AlphaGO到艾西摩夫科幻小說的AI雜感…

自從去年轟動的AhphaGO在圍棋上擊敗人類之後,AI竟變成日常生活中可以隨意使用的名詞了。
舉凡只要有用到的軟硬體做些幫人類判斷的事情,就可以掛上AI科技在市場上兜售,例如AI人工智慧冰箱、AI洗衣機、AI智慧音箱等等。
當然,嗅覺敏感的股市也搭上這個熱潮。只要跟AI能扯上一點關係的,不管做軟體或做硬體公司,都可以吹噓出讓投資人追捧的大夢。
但我個人理解與信奉的AI定義,還是非得跟『意識』扯上關係,才能說是真AI,否則就只是個半成品而已。
舉例來說,AlphaGO雖然已經證明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圍棋棋手,這毫無疑問。但我還是不太認同這是AI。

因為AlphaGO只不過就是一個針對圍棋規則特別設計的軟硬體組合而已。它最厲害的就是能在短短時間內,搜尋過濾數千萬步棋步,並且用最新、最有效率的演算法,估計這些棋步對整個棋局的影響,最後選擇最有勝率的來執行。
相對於人類。人類厲害的棋手,只能在合理的時間內評估10多步棋來下。以處理的訊息量來說,人類實在很難擊敗電腦。但如果今天AlphaGO被限制只能評估10幾步棋,那是否還能遠遠超越人類呢?我想可能就不一定了。

人類的智慧在於珍貴的經驗與靈光一閃的靈感,而電腦若被限制搜尋棋步數量,那勢必得模擬人類對於棋局的經驗,等於就是只能套已經儲存的棋譜來當作走棋的依據,如此應該很難像人類一樣可以綜觀棋局、細心布局了。
所以如果只是按照程式,機械式的執行一條條的程式碼,何來AI所指『智慧』的內涵呢?

從AlphaGO的實例我倒是想到著名科幻小說大師『艾西摩夫』曾經寫過一篇短篇的科幻小說。

內容大概是,未來世界已經使用人工智慧取代現在政府的功能來管理人類社會。人類社會所有的一舉一動都會被電腦觀察,比如說,哪個地方因為天氣問題所以農作物短收,所以需要另一個地方增加食物產量,或是哪個地方因為人口增加所以需要增加公共設施等等。
結果,某天,電腦政府做了一個一個奇怪的決定,解僱了一個工廠的所有員工。而故事主角調查之後,才知道因為電腦能綜觀全人類活動,發現有一個地方有狀況需要處理,而解雇一個工廠的員工才能圓滿解決問題,所以做了一個大部分人類都感到奇怪與不解的管理決定。
而AlphaGO從圍棋出發,如果繼續持續發展下去,或許,某一天,它也可以被用來處理政治問題,因為大家不是都說:世事如棋嗎,現在人類的大小事幾乎都會在網路上被傳播,如果真有一個極為善於分析世局的超級機器腦,或許可以為很多人類矛盾的政治問題找到解答。

去年臉書老闆祖克伯與特斯拉老闆馬斯克因為AI人工智慧是否會危害人類而表達立場相左的意見。而我個人是比較傾向於祖克伯的想法,目前AI不會對人類有甚麼危害。這裡的危害當然指的是機器AI有意識地要傷害人類。
像特斯拉的自動駕駛系統讓乘車的人員出車禍受傷當然是只是程式有bug而已,根本談不上對人類的威脅。

資訊界名人李開復在臉書上有一篇文章,也明確點出人類目前發展的AI距離真正的 “人工意識" 還差得太遠,除了搶走許多人類本來做的好好的工作外,很難談得上甚麼人類的威脅。

https://www.facebook.com/kaifulee/posts/1746848252009152

下面引述一段蠻有代表性的評論:

『Rodney Brooks的觀點是:“有很多人都聲稱AI是人類存在的威脅:斯蒂芬•霍金、馬丁•里斯爵士……在沒有親身在AI領域工作的情況下,這樣的想法很普遍。我們能夠理解,對於那些不在AI領域工作的人,要通過產品級別的東西來弄明白一些問題有多麼困難。他們會根據一個領域的一個AI成果,就一概而論地認為AI會在多領域超過人類。但是其實今天的AI,只是在某一個狹窄領域基於大數據優化,只能說是個很厲害的模式識別引擎。要做到通用的、無所不能的AI根本不知從何開始。"』

這跟我文章一開始的想法類似,AlphaGO就只是個對圍棋棋局評估能力很強的軟硬體組合,從AlphaGO直接聯想到魔鬼終結者電影裡天網毀滅人類的情節實在太杞人憂天。
不過我倒是認同魔鬼終結者電影裡的情節,如果人類真的創造出AI,以那個時代下電腦運算的能力,真的很有可能在短短10幾分鐘之內,AI智慧就會想通人世間所有的事,而做出毀滅人類的決定。

 

廣告

超低價DIY改善SONY NEX-5n相機附贈的小閃光燈的拍照品質…

SONY NEX-5n相機使用的閃光燈座並不是一般相機系統使用的閃光燈熱靴座,而是一種SONY自己的特殊規格。
當初購買相機的時候,原廠會隨機附上一個小閃光燈,只不過這個小閃光燈只能正面直出閃光,無法進行跳燈等稍微有點變化的應用,所以拍出來的照片都不盡理想。

好在原廠還是有提供一個外接閃燈可供升級:HVL-20S。組裝起來如下圖:
這個閃燈出力較高,也能調整閃燈角度,所以我購買使用了五年一直很得心應手。

可惜的是,這個閃燈我最近使用,發現無法充電擊發閃光,相機畫面一直顯示充電中的閃爍符號,所以看來是有問題故障了。
想要重新購買,因為該系統逐漸被淘汰了,所以市面上奇貨可居,賣的都不便宜。
所以只好回頭使用原廠附的小閃光燈,但我又想改進這棵小閃光燈的拍照品質。
搜尋網路後,發現有人使用桌球當作柔光罩使用,目的是改進補光角度,進而獲得接近跳燈效果的補光效果。
我嘗試以後,也覺得很不錯,值得分享一下。

桌球要買白色的,色溫才會正確,我也嘗試過橘色的,當然補光出來的照片都是黃黃的。
如下圖挖一個長方形的洞,目的是要能套進小閃光燈燈頭,整個罩起來就可以了。看起來會有點可笑,但實際使用起來是蠻有效果的。
我測試過後,還在桌球內側貼上一小塊鋁箔,讓直射正前方的光減弱一點,這樣拍照效果會再自然一點。





不加桌球,原始狀態下的照片:
畫面很亮,補光是夠,但當然不算好看。

加了桌球當柔光罩後(有貼鋁箔調整補光角度):
整體不再死白,自然許多。
而且桌球一顆才10元,改造過程也很簡單,有需要的人也可以自己嘗試看看。

下面都是使用新桌球閃燈拍的室內、室外照,每張都有開閃光燈補光,否則有時候光線不對,臉還是會暗暗的。
最後成果還算滿意,與原來故障的閃燈品質也相差不遠了。















E-Moving電動機車更換車尾架…

家理因為用車習慣的改變,所以最近買了一台二手的中華E-Moving電動機車。
買來時,原始賣家有加裝車後行李箱,我覺得太大了,而在我們習慣的使用狀態中,其實是不需要的。
所以想來自己DIY一下,把行李箱移除,換回原廠原來的白鐵扶手支撐架就好了。
當然如果需求是相反,想購買行李箱回來替換原來的,方法也是一模一樣的。

首先先把行李廂拆下來,露出專用的車後支架。
支架固定在車身上的三個螺絲鎖附點在坐墊下面,所以還要把坐墊掀起來,打蓋電池護蓋,移除充電電池後,會露出整個完整的電池室。

移除圖中用紅色圈起來的四個六角螺絲釘。

因為車室空間狹小,建議可以用下面方法施工。
用大小剛好的螺帽套環套住,上面用一字起子對角線卡住就可以當作一般螺絲轉起來了。若是力矩不足,還可以用板手咬住起子的手把來增加力矩。



然後馬桶蓋上面靠近坐墊鎖地方的兩顆螺絲也用相同的方法卸下來。

六個螺絲移除後,整個坐墊下塑膠馬桶蓋就可以抓起來,露出車後架鎖附的三個定位點。
紅色圈起來的螺絲就是最後要動手的地方。移除後,就可以卸下整個架子。



換上原廠舊架子後,螺絲依序鎖回去就大功告成了。
原來的白鐵扶手,看起來雖然陽春,但俐落許多,騎起來感覺更輕快了。



X-RAY DOG放射犬音樂製作組,君王降臨、雄霸天下專輯…

就算政治立場不同的人,大致也能從影片鋪陳、剪輯或是製作的角度承認,2008年馬蕭競選總統、副總統時在電視上播出的廣告『改變台灣,我們準備好了』,以一支競選廣告來說是相當優秀的。

對我而言,這支影片的配樂才是讓我感動、熱血沸騰的關鍵。

這支廣告的配樂其實並不是廣告製作團隊找人製作的原生音樂,而是『截錄』自好萊塢專門替各大電影製作預告配樂的公司:X-RAY DOG(放射狗)音樂製作組,為奇幻電影『納尼亞傳奇』及『魔戒』宣傳時預告所製作的配樂。

我們從廣告中,可以看到從北回歸線標誌碑出現後,戰歌般慷慨激昂的曲風一變為史詩般的優美蒼茫。
前段戰歌是『納尼亞傳奇』預告配樂:Here Comes The King。(我說這製作單位沒想過這曲名,我個人是不太相信。)

中段弦律則是『魔戒』配樂:Across the World。
然後從2分07秒開始,各縣市首長做完現在聽來還是有點肉麻的宣示後,音樂又剪回Here Comes The King,這時主帥馬總統堂堂登場,最終結束在樂曲最高潮。

台灣EMI不曉得是不是KMT的附屬機構,竟然在當時選舉結束後特別為這個廣告的配樂出了一張原聲配樂CD大碟,並且專輯就霸氣的取名為:君王降臨、雄霸天下。(中間還用俏皮的V字手勢隔開。) 『勝選』紀念特價99元。並且還特別註明:馬英九『我們準備好了!』競選廣告曲,全球獨步發行………………..(當然全球獨步了,就像納智捷新車在台灣上市永遠都是『全球首發』!)


很可惜,封面並沒有馬蕭兩人勝利肖像以增加收藏價值,而是直接打上『X-RAY DOG』。
BTW,放射狗真正的專輯,都是像下面這些有呼應『放射狗』這個稱號的,帶有詭異、不安的設計元素。


翻過唱片,樂曲就只有 “Here Comes The King" 的各種版本及 “Accross The World"。
最後唱片製作人還給大禮包,就是兩首強碰,混搭的TV version,也就是廣告中的真正原聲配樂,還附帶萬馬奔騰效果音,聽來格外熱血爆棚。
只可惜沒有加上縣市首長大老、馬蕭的口白,否則原汁原味,CD音質,聽了拳頭都硬了起來啦~

 

在台灣也看的到日本零式新幹線車頭…

前些日子因為看到一位網友在臉書上貼出在台灣也看的到日本新幹線已經除役零式車頭的消息及照片。我自己也很好奇,所以想一探究竟。
其實這個零式列車頭,是世界上唯二保存在日本本土以外的零式車頭。
根據維基百科上的描述,當初是因為台灣建設高鐵時,日方提供這台零式車頭來實地測試鐵路或車站土木建築的尺寸是否符合規範之用。
任務完成之後,就擺置在高鐵竹北六家車站附近的高鐵維護基地內。

從Google地圖的空照圖可以清楚看到該零式車頭停放在六家基地內(紅色圓圈)。
而我實際前往勘查,發現可以從兩個黃色箭頭處來觀賞該車頭。

下方河堤邊的位置往基地看,可以看到完整車形,只不過有鐵絲網干擾。

周遭河堤是很空曠的。


另外一邊的話,就沒有鐵絲網,不過車體部分被樹叢遮住。


該車頭在日本功成身退後,來到台灣繼續退而不休地執行任務。只是雖然任務完成後被停放在高鐵維護基地,但卻沒有適當保存任其風吹日曬,外觀已經有明顯鏽蝕痕跡,實在有點可惜。
希望台灣高鐵未來能規劃高鐵博物館,讓這些不錯的老東西能公開展示,讓一般民眾也能參觀學習,就像JR在日本名古屋的鐵物博物館一樣。